長榮機長體檢21天後暴斃 妻女要索賠200萬遭2連敗

長榮航空徐姓機長前年1月22日執行任務至美國洛杉磯,卻在25日過世,洛杉磯衛生局死亡證明書上的死因為急性心臟衰竭、嚴重冠狀動脈粥樣硬化等。家屬認為1月4日時他才去交通部民用航空醫務中心做年度健檢,檢查正常,認為兩醫師未能正確判讀,而民航局未要求以精密儀器檢查飛行員冠狀動脈,未盡注意義務,向民航局、航醫中心與醫生求償200萬元。家屬一審敗訴,她們上訴高等法院,但高院仍駁回。

徐姓機長1990年就任職長榮航空,他的妻子和3名女兒提告指出,前年1月4日的體檢結果顯示「心電圖檢查(ECG )靜止:正常、履帶:正常…。結論:1.右耳高音頻聽力減退。2.脂肪肝/ 肝功能異常。3.三酸甘油酯稍高,體重過重。4.其他一般健康狀況良好」,意即健檢正常,但不過21天,他卻死亡。

妻、女認為,民航局安排的體檢只有心電圖,卻沒納入心臟壓力測試、冠狀動脈血管攝影,機師的責任重大,身體健康的要求應更嚴格,認為民航怠忽職守。家屬認為,體檢不是只有單純判別體位,應該要有預防的功能。

民航局則主張,徐的體檢契約是航醫中心與長榮航空間成立,死者與民航局都不是當事人,家屬沒理由求償。且航醫中心提出的並不是「健康檢查」而是民用航空法所規定的體格檢查,不是醫療行為。同時,就冠狀動脈疾病篩檢與處理部分,我國對航空人員的體檢標準已比國際標準更嚴格,家屬嚴重誤解。

航醫中心也表示,徐姓機長明知有是心血管疾病高危險因子,卻疏於自主健康管理,死亡結果應自負完全責任,他們已確實依據體檢結果善盡告知責任。

台北地院審理時,將體檢結果送成大醫院鑑定,經成大醫院鑑定意見認為航醫中心的心電圖判定合理,未確診徐患有嚴重冠狀動脈硬化病情,應無過失。北院認為體檢結果判定徐的體格適於飛行,但無證據資料足佐他無法安全執行飛航駕駛,缺少因果關係,判妻、女敗訴。

妻、女4人上訴高等法院,二審維持一審見解,駁回上訴,民航局、醫師與航醫中心皆免賠。
長榮航空徐姓機長體檢21天後猝死,家屬認為民航局、航醫中心與醫師有過失,求償200萬元,但一、二審皆敗訴。示意圖/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分享


4768A391AABEBB22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